香书小说 > 修真小说 > 天道今天不上班 > 天上人间事可知 第两百零五章 刑天脱困
    “快……夺取……神农鼎……”

    虞青鸿忽然出现,孤寂领域笼罩沈墨炼,并且只专注于吞噬他所能接收到的他人资讯。

    顿时控住了沈墨炼,在外人看来,沈墨炼没有受一点伤,依旧强大地屹立在空中。

    可是双眼惊异扫视,好像不知道自己在哪一样。

    不过虞青鸿也不好受,吞噬如此巨量的资讯,几乎让他崩溃,根本坚持不了太久。

    此刻,神情呆滞,说话都无比艰难了。

    “咻!”

    余安黎连忙趁此良机,操控神珍铁,斩向沈墨炼的手臂。

    罗阎入阵之前,将神珍铁留给了她使用。

    “滚开!”

    然而现场,还有一尊强者,正是庐山掌门。

    他祭出一辆战车,尊贵辉煌,如金玉一般,赫然是他的掌门座驾,乃是一套绝世法宝。

    随后挥手间施展天罡神通‘降龙伏虎’,一掌拍在神珍铁上,将其轰得倒飞而去。

    余安黎用尽了神识力量都顶不住,神珍铁被巨力强推回来,反插进她体内。

    “噗!”余安黎胸口一个大洞,连心脏都破碎了。

    作为修机关之道的人,机心就是一切,受此重创,意识已经弥留。

    不过身为魔道正式成员,她也有一件奇物傍身。

    只见她在濒死之际,下了一道指令,手臂瞬间抬起,从体内掏出机心碎片。

    然后极为蛮横地塞进自己的嘴里,速度极快,连咀嚼都没有,强行深入,硬插进胃。

    余安黎就这样被自己的手臂捅穿喉咙,只一刹那,弥留的眼神就顷刻间恢复。

    再看心口,竟然又长出了一副机心!

    “呕……咳咳……”余安黎连忙把手臂从嘴里拔出来,虽然有点难受,但也还好,她似乎已经习惯。

    对此,荀新况也丝毫都不意外,他知道余安黎感染了‘吃啥补啥’的特性。

    顾名思义,她身体任何事物,都可以通过吃入类似的事物,而瞬间恢复。

    此特性非常适合机关之道,因为身体所有器官都是可拆卸的,而且机心不灭,则人不死。

    哪怕机心被毁,也会有如同‘余烬’般的短暂思维余波残留。

    这点时间,足够她立刻吃掉一个心脏,来补充自己的机心。

    与此同时,天上的虞青鸿已经暴露。

    “真的是你……孽徒!”

    庐山掌门痛心地看着忽然出现的虞青鸿,伤心而又愤怒。

    关键时刻,虞青鸿这样出手,等于选择了暴露,毕竟奋力吞噬沈墨炼会接收到的所有资讯,导致他已经无力隐藏自己。

    “对不起……师傅。”

    虞青鸿话语中带着愧疚,但又无比坚定。

    掌门不仅是他的师傅,也是他的二叔,庐山仙宗历代掌门都由虞家担任。

    他的父亲死于奇物,所以师傅和亲生父亲就是一样的。

    可也正是因为父亲被奇物莫名其妙地杀死,他深切地知晓奇物的危害,并主动成为收容长老,乃至最终选择入魔道。

    “孽徒,你做了什么?这就是你这些年隐藏的奇物吗?快放开伱师伯!”庐山掌门急道。

    他现在见虞青鸿连说话都不利索,就知道其状态无法作战。

    恐怕自己抬手一招阴阳遁,就能将其击杀。

    于是他还是希望,能规劝虞青鸿回头。

    然而虞青鸿既然暴露,就自然已经是铁了心了。

    “放开他,让他滥用神农鼎么……”

    “我……才是收容长老!”

    他对仙宗制度失望的,也有这一点,那就是辈分高,实力强,就谁都能使用奇物。

    所谓收容长老,就是个干活的,什么师叔师伯师尊,甚至师尊的师尊,都能绕过他的职责。

    反观魔道,对奇物的利用是慎之又慎的,如果决定不能用,就所有人都遵守。

    彼此是伙伴,单以职责划分权限,而没有什么杂七杂八的关系与辈分。

    对此,庐山掌门不置可否,只是痛心道:“纵然是神农鼎的代价有些大,可刑天的危害更大!”

    “前者不过是些财富资源,尚能弥补,后者是要天翻地覆啊!”

    虞青鸿默然不语,道不同,说什么都没用。

    此刻的他十分痛苦,表情瘫痪,双眼发直。

    忽然,大阵浮现出无数珍宝的虚影,呈现出乾元星图种种想象的奇异排列。

    “嗯?”

    “大阵展开术式了!”荀新况激动道。

    虞青鸿沙哑地说:“快解……”

    “还没彻底展开……可恶,有一部分在壶天世界中……”荀新况焦急道。

    众人皱眉,这可麻烦了,现在看不到完整的大阵。

    如此也就看不到完整的术式,绝对解锁,也就没法解。

    不过,这也很好解决。

    “让沈墨炼把大阵收走。”荀新况说着,化作一道弧光,撞向沈墨炼的巨大手掌。

    就见他从头开始,很快整个人都钻进了掌中,消失不见。

    “什么……”

    “你们要放出刑天,疯了吗!”

    庐山掌门见到大阵出现术式,也惊慌了,这一定是刑天要出来的迹象,显然魔道有办法破阵。

    “孽徒!你不要逼我清理门户!”

    说着,战车向前,无数法则光辉弥漫,裹挟恐怖的威能撞向虞青鸿。

    忽然,虞青鸿在他眼中消失不见。

    乃至于,他连自己的战车都看不到了,再低头,身体都没了。

    庐山掌门大怒,额前绽开一只竖瞳,灿若晨星。

    当然,他自己看不到,也感受不到。

    “就是这招……一直帮助魔道隐藏踪迹。”

    “开天眼都没用……”

    庐山掌门一惊,虞青鸿的实力当然不能和他相提并论,可现在这情况,岂不是任人宰割?

    “不,根据刚才沈墨炼的情况,我应该是能控制身体的,只是我不知道自己在控制。”

    想到这,庐山掌门顿时绽放出恐怖的能量,席卷万方。

    周身涌动一颗颗阴阳球,乃至还有金木水火土五行法则秘术。

    “噗……别动……师傅……千万别动……”

    忽然,他听得到声音了,乃至一切又都恢复。

    只见虞青鸿不知何时,已经来到自己身侧,锋锐的宝剑悬在他的额前,氤氲可怕的法则之力。

    不过虞青鸿也不好受,身上被一颗阴阳球擦到,所过之处瞬间湮灭。

    “这……”庐山掌门脸色难看。

    虞青鸿能悄无声息地杀到他身旁,显然是有机会杀死自己的。

    只是,关键时刻,虞青鸿留手了,只是让自己别动。

    “孽徒,把剑放下,你要忤逆我吗?”

    “我一直把你当成亲子看待!”

    庐山掌门愤怒地瞪着他,而虞青鸿微低着头,面部如瘫痪一般,不知道在想什么。

    与此同时,沈墨炼眼前的一切,也都恢复。

    “什么情况?”

    “你这孽徒,真是干得好大事!”

    “杀了他!”

    沈墨炼说着,已经看清现在的情况,却根本不知道荀新况钻进了自己的壶天空间。

    眼看露在外面的半截大阵,展现出术式纹路,大感不妙。

    刑天这是要出来了吗?他不敢再浪费时间,大手一压,立刻将整个大阵都笼罩。

    手掌再挪开,地上什么都没了,只剩一个巨坑。

    “哼!”

    沈墨炼迫不及待,念动间一颗发光微粒浮现在眼前,只有豆子般大小。

    这正是那壶天世界,外表看似只有豆子大,实则里面空间足有数万亩。

    “嗯?这是那魔道?敢进我的壶天世界?找死!”

    沈墨炼此刻才发现荀新况在他的壶天世界里,但无碍,一块炼化就是。

    他立即就要把豆子放进神农鼎,同时心里想着九转金丹!

    是的,他见过九转金丹,虽然极度难练,但那是对于大多数修士而言,身为庐山仙宗太上长老之一,他怎么可能没见过?

    几乎每隔几年,仙宗就能炼出一颗来。

    然而就在这时,忽然他又看不到鼎了,又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了。

    “师兄,你是可以动的!”庐山掌门大声提醒。

    可是沈墨炼根本听不见,此刻手僵在空中,不知道往哪放。

    “孽徒!”

    庐山掌门无视额前的利剑,驱使阴阳球朝虞青鸿轰去。

    虞青鸿眼睁睁看着阴阳球飞来,面无表情,松开了宝剑。

    他不可能伤害自己师傅的,那是如父亲一样的人,恩重如山,身为弟子,他万万不能忤逆。

    背叛师傅已然痛彻难言,更别说还手了。

    虞青鸿夹在理想与亲人之间,他内心早已有了觉悟,知道当自己选择了暴露的那一刻,就只能死在自己师傅手中。

    “嘭!”

    阴阳球瞬间轰爆了他的头颅,湮灭殆尽。

    两仪法则的力量,无比强大,当场将他形神俱……

    “这是哪……”虞青鸿一阵恍惚后,感觉到难以言喻的温暖。

    回过神来,赫然是一缕残魂在仰望一颗巨大的火球。

    此刻的他只是残魂,难以思考,恍恍惚惚。

    而在旁边,还有无数许许多多的类似残魂般的灵魄,有的只是一颗颗光球,有的则颇具人形,看起来像黄巾力士。

    他们全都漂浮在一个难以言喻的空间中,这里仿佛没有上下四方,没有前后左右。

    唯一的中心,就是那颗大火球,温暖、光明。

    “地府么?天道什么时候造出的地府?”虞青鸿心绪凝重,暗道糟糕。

    他并不知道,自己此刻正在炎奴的观想世界。

    虞青鸿争取到的时间,足以让荀新况瞬间解锁,继而大阵中所有人都出来了,无论是尸体还是活人。

    区区壶天空间,罗阎又不是没见过,这东西实战没好大用。

    画卷一卷,就带大家出来了。

    炎奴刚一脱困,就看到虞青鸿要被阴阳球轰爆,来不及阻止,只能瞬息间用意境尝试夺灵,完全就是死马当活马医。

    大活人的灵魂,是无法被吸走的,这一点之前试过无数次了。

    可他没有尝试过,元神破灭者的那逸散的一丝残魂能否收走。通常来说,这残魂连碰都碰不到,瞬间就没了,消失无踪,如灵魂界一缕青烟。

    炎奴也是尝试之后,才意识到,原来法宝、灵傀等物的那一缕灵智,其实就是这玩意儿。

    这一缕灵性乃心之根本,灵魂破灭才会出现。

    而他的火之意境,就是能收纳这玩意儿,炎奴来不及过多研究,目光看向庐山掌门,以及沈墨炼。

    虞青鸿这么一死,沈墨炼当然再度恢复正常。

    沈墨炼回过神来,不管其他,第一件事立刻将手中的豆子,扔进神农鼎。

    只一刹那,一颗九转金丹,就从鼎中飞出。

    他将其拽住,哈哈大笑,终于消灭刑天了。

    随后眼眶中那两条手臂,愤怒地看向魔道等人:“哼,有命不要,非要送死。”

    “本座对尔等魔道,已经忍无可忍了!”

    解决掉刑天,他决意来收拾这些魔道。

    可忽然愣住,感觉有点不对劲。

    这煌煌意境压制是怎么回事?这不是刑天的意境吗?

    还有这股霸气,又是怎么回事?

    沈墨炼看向手中的药丸,难道说刑天变成了药丸,也有霸气?

    不对!猛然间他的瞳孔一缩,骇然回身。

    只见刑天就站在他的身后。

    这一刹那,沈墨炼脑子有点卡。

    他眼眶中的手臂,一条盯着炎奴,一条急忙朝下看着手中的九转金丹还在不在。

    “刑天还在……”

    “药丸……”

    沈墨炼终于意识到祸事了,瞳孔一缩,立马使出神通。

    “纵地金光!”

    然而,炎奴早已闪电般出手,先一步用时空锁链,将其拽住。

    洞天没有什么自转,那就是个空间,所以时空锁链出现,是真的锚定在原地的。

    此刻沈墨炼纵然速度再快,也拽不动。

    “嘭!”炎奴一伸手,将他掐住。

    另一只手,用力一抓,将神农鼎握在手中。

    “我对你也忍无可忍了。”

    沈墨炼疯狂释放阴阳球,两仪之力澎湃,又有无数四象、五行之力,想要挣脱那半透明时空锁链。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时空锁链好像是空间本身制作的似的,所有力量都从其表面划过,犹如鱼在水中游。

    最后,全都轰在了炎奴身上,阴阳球顿时将其胸口湮灭一大片,但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炎奴就这么拽着他,任由他疯狂攻击,身体好似金刚不坏。

    两仪、四象、五行、八卦种种法则之力,尽数纳入己身。

    一阴一阳谓之道,两仪之力可破灭其他法则的神效。

    只见炎奴的脑袋,就这么缓缓长出。

    沈墨炼惊骇地瞪大眼睛,什么鬼!刑天长头了!

    “还有吗?”炎奴问他。

    沈墨炼嘴角一抽:“什……什么?”

    “你还有什么神通?”炎奴认真问道。

    沈墨炼当然还有些神通,但知道用出来也没意义了,反而让刑天更强。

    不,这不是刑天!

    “你到底是谁!”沈墨炼咬牙道。

    “炎!炎!”

    下方,无数山海国民振臂狂呼,乃至于还有元符为首的一帮修士,也都在其中。

    沈墨炼瞠目结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抱歉。

    (本章完)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i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