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书小说 > 其他小说 > 从十倍张三丰天赋开始 > 武当山上那些事 127 卑鄙下流孟修远
    从小径走出的一男一女两个青年人,自然便是张无忌与殷离。

    只见得他二人男的英挺、女的俊美,又因身怀高深武功而有着一股莫名的自信气质,所以站在一起时,打眼看上去就十分不俗,让人印象深刻。

    只不过,更让在场众人在意的,其实还是张无忌此时手上提着的那个和尚。

    “圆真?!”

    少林阵营当中霎时间般炸开了锅,一声怒喝,便窜出几名圆音、圆业、圆心等几位圆字辈的僧侣,手提镀金禅杖,气势汹汹地便朝那张无忌二人冲去。

    “各位且先冷静一下。”

    孟修远虽知道这些人对张无忌造不成什么威胁,但却也还是一步踏出,斜插着拦截住了几人的去势。

    这几个少林僧侣辈分虽然不低,但功夫却相当一般,全然无法在孟修远手下抵抗,立时便被他纷纷送回了少林阵营当中。

    他们几人只见眼前一道模湖身影闪过,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觉得衣领被人狠狠地扯了一下,而后便是身子一轻,整个人飘飘忽忽地朝后倒飞,先是急速上升、再是失重下落。

    待几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只见得周围已然又全都是少林寺的师兄弟们,正七手八脚地合力将他们接住。

    “孟少侠,你武当这是什么意思?

    你要讲什么‘携手抗元’的大道理,我们听你讲。

    你要做什么‘武林至尊’发号施令,我们也可以同你切磋,咱们按照江湖规矩,手底下见真章。

    可你这师侄无故伤我派圆真,却是所为何事?

    还不快将我圆真师侄交还回来,难道你武当派,真的想与我少林翻脸结仇不成?!”

    空智一手放下刚刚从空中接住的圆心,感受着手中力度,知道孟修远这几掷没有想要伤人的意思,所以暂时忍住了怒气,没有直接上前与孟修远动手。

    只不过张无忌手中的圆真,此时却是实打实地受伤不轻,口吐鲜血、昏迷了过去。因而空智想要就此,向孟修远讨一个说法。

    他双眼狠狠逼视着孟修远,说话间已用上了少林《狮子吼》的功夫,声音隆隆作响,似闷雷炸响,气势十足。

    可孟修远却不吃他这一套,只当清风拂面,依然澹然说道:

    “空智大师,还请稍安勿躁。

    我之前说过,这次六大派围攻明教,实际上是受了奸人挑拨,中间存在极大误会。

    而这奸人,则就是你这位圆真好师侄。

    你有没有想过,为何咱们合力六大派围攻光明顶,他却自己一人跑了出去,被我师侄擒获于手中?”

    空智闻言一愣,他确实也不明白,这圆真为何会脱离大部队,落到武当派手上的。向左右询问半天,才有一个圆字辈的和尚开口答道:

    “来时路上,圆真师兄说是练功出岔、走火伤身,跟不上咱们大部队的赶路速度了。

    所以我们就将他留在当地养伤,还留下了圆德师兄照顾他。

    圆真师兄说此事全赖他平日佛法领悟不精,所以才于运功时乱了心神。如此丢人的事情,不愿叫诸位师叔知道,让我们帮着隐瞒了下来……”

    空智闻言不悦,却没有立即开口责骂,而只是接着问道:

    “那圆德呢,也没有消息么?”

    “嗯,一直都没见他们追上来……”刚刚开口那弟子低头应道。

    空智闻声,白眉微皱,只片刻之后,便就转过头来对孟修远说道:

    “孟少侠,你也听到了,我这师侄是因为身体不适才脱离开大部队的。

    不管你觉得他有何不对之处,亦或者怎么就觉得他是个挑拨六大派的奸人。

    还请你先将他送还给我少林,我们要先替他疗伤,然后自会让他与你当面对质。”

    孟修远闻言一乐,暗道少林寺这护犊子的习惯果然还是在,不过他自然不可能答应空智这般要求,只摇了摇头便坚定说道:

    “空智大师请放心,在事情讲清之前,我不会动你这圆真师侄。

    只不过,这对质的事情,还是先来做比较好。”

    说着,孟修远便不理空智,转而向张无忌望去。空智见此,心中虽十分不悦,但却也没有再出言。

    而此时的张无忌,正被拖住了脚步。只因他从那小径走出,距离明教一方更近,自然地便看到了其中的天鹰教众人,正与他外公、舅舅聊着些什么。

    一旁五散人、杨逍等明教高层也都围了上来,神色之中对张无忌颇为感激尊重,显然他们之前已经有所交集了。

    唯有张无忌身边的殷离脸色难看,将头撇向一边,不愿与同样皱着眉头的殷野王对视。

    “无忌,你们先过来,待会儿再聊家常。”

    殷离闻声,比张无忌积极了许多,立马就拖着他离开天鹰教的阵营,一同走到孟修远面前。

    “小师叔”“孟大侠”

    两人脆生开口,时隔一年见到孟修远,都显得挺高兴的。

    孟修远见状笑着朝他们点点头,也不多聊,直接将那昏迷的圆真提在手上,给他输送真气让他醒过来对质。

    但正此时,却听明教那边的周颠先忍不住开口剧透,大声朝着少林众僧喝骂道:

    “喂,我说少林寺那群老秃驴,你们可真是湖涂。

    自己门派里藏污纳垢,混入了这么个狗东西,让他潜伏了二十年却也没有发现。

    你们难道不知道,这所谓的圆真,就是‘混元霹雳手’成昆么?

    动动你们的脑子好好想想,这次你们来围攻我们明教,是不是就是他挑唆的?”

    少林众人闻声一惊,他们虽厌恶这魔头周颠出言不逊,但却惊讶的是,竟是真被他说中了一点。

    此次六大派围攻光明顶,少林寺为发起者。而少林寺之中,确实也就是圆真这一派的人,对此事最为上心、为推动此事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周颠见少林派的人不回话与他辩驳,自觉心中十分得意,愈加激动的大喝道:

    “你们这圆真和尚,可真是用心歹毒。

    从密道偷潜入我光明顶上,趁着我们明教内乱……咳咳,趁着我们自己人之间发生一点争执,竟是想要出手偷袭我等。

    还好这鹰王的外孙张无忌及时出手,暗中以高深内力护住了我等,才救了我们大家一命。

    这成昆误以为我们几人都已经中招、无力反抗,所以将什么话都说给我们听了。

    你可知道,他是因为与我明教有仇,才故意拜入了你们少林门下,想要借你们中原六派之手毁我明教。

    哈哈哈,你们叫人当刀子使了,自己却一点都不知道。

    真是蠢货,蠢货!”

    听闻周颠这话,场中众人面色各异。

    明教一面的众人皆是纷纷点头,望向张无忌的目光也显得十分尊重,显然确实经历了一番生死关卡之后,对救了他们众人的张无忌颇为感激。

    而孟修远则是心中欣慰,很高兴张无忌没有辜负他的嘱托安排。这么一番之后,张无忌要得这明教教主的职位应该便是少了许多阻碍。

    唯有少林寺一边纷脸色难看,尤其是空智听闻周颠此言,更是气得满脸通红,忍不住伸手朝他一指,怒而开口道:

    “魔头,住口!

    你真以为我们会听信你这胡编的污蔑之言,就问罪自己的弟子么?

    哼,我这圆真师侄虽确实是半路出家,可他无论言行还是人品,从未出过问题。

    自空见师兄死于你魔教金毛狮王之手后,圆真师侄一直潜心修佛,于寺中不问世事。

    你们将他打伤至此,眼看他无力辩驳,就用如此言语来污蔑他?!”

    听闻空智此言,没待别人开口,反倒是老实人张无忌忍不住第一个跳了出来:

    “空智大师,你莫要被这成昆恶贼蒙骗。

    空见神僧之死,乃至于我义父金毛狮王谢逊于江湖上造成的那些惨桉,都是这成昆设计的结果!”

    随即,张无忌便娓娓道来,将冰火岛上谢逊同他所说的那些故事全部讲出

    其中包括成昆怎地杀了谢逊父母妻子全家、谢逊怎地滥杀武林人士图逼成昆出面、怎地拳伤空见神僧而成昆却不守诺言现身……

    张无忌说至此处,渐渐激动了起来:

    “当时这恶贼成昆已拜空见神僧为师,空见神僧为要化解这场冤孽,才甘心受我义父那一十三记七伤拳。

    而当时成昆也答应空间神僧,说是会亲自出面,与我义父忏罪悔过,偿还这番仇怨。

    岂知成昆竟连他自己的师父也欺骗了,竟是事到临头躲了起来,让我义父误会空见神僧说谎,累得空见神僧饮恨而终……”

    少林众人听张无忌这讲得言之凿凿、条理清晰,不由得心中也是一紧,多少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

    连空智这个极端顽固派,都已经开始在脑袋中思考,若真是武当派刻意诬陷,那他们到底是出于何种原因,才非要针对这么一个少林圆字辈的弟子,费心尽力编造这么完整的一个故事。

    只是半晌过后,空智抬起头,却还是肃然向孟修远说道:

    “无论如何,我还是不能只听你们明教和武当的一家之言。

    还望孟少侠你先将圆真他救醒,让他与你们当面对质!”

    孟修远闻言也不意外,只笑了一笑,然后随手将成昆那软绵绵的身体向前扔出:

    “放心,他可早就醒了。只不过是一直装着昏迷,偷听咱们的话呢。”

    说话间,孟修远凌空一指,以《一阳指》的指力射向成昆胸口的死穴。

    这成昆被孟修远一甩,飞在半空之中,本仍想着强装昏迷,甚至准备好了自闭穴位、装死诬陷武当派的准备。

    但刹那之间,他突听得《一阳指》的气劲呼啸之声袭来,功夫高明如他,自然知道孟修远这一指是朝死穴点来,心中怒骂之下,却也不敢再做伪装,赶忙睁开眼睛挥拳抵挡。

    孟修远见状忍俊不禁,用下巴指了指眼前的成昆,轻松玩笑地问道:

    “你怎的不一狠心,继续装下去,直接被我一指头点死。

    这样你就能真的赖上我武当派,让少林与我结下死仇。

    这不正好么?”

    说至此处,孟修远突然摇了摇头,自问自答地接着说道:

    “也对,你的目标是毁了明教,又不是我武当派。

    刚才这一指,若是那杨左使点的你,说不定你一狠心,就硬接下了……”

    成昆此时才刚刚落地站稳,右手颤抖不止,脸色十分难看。

    刚才他虽出拳挡下了孟修远的一道指力,可却也因此吃了大亏,因而对孟修远十分忌惮。

    要知道,他为保万无一失,刚才这一拳虽明面上看着是少林功夫,暗地里用的可是他赖以成名的《霹雳拳》的内劲。

    这招施展开来时,是以霹雳之势发出暗藏寸劲,最为刚勐暴烈,善于与敌人硬拼。

    可他这全力一拳,与孟修远这没有根基支持的凌空指力对拼之后,却是吃了不小的暗亏。

    一瞬之间,成昆心中就已经明白,眼前这个笑眯眯的少年,实在是他生平见过最为顶尖的高手,若凭他自己拳脚功夫,绝没有获胜的可能。

    因而,他心中陡然便坚定了接下来的计划,脸上表情随之变得惊慌无助。

    “空智师叔、空性师叔,实在冤枉啊!

    我因练功走火,与圆德师兄留在半途修养,寄宿于一名农户之家。

    哪知竟正巧遇到这天鹰教主的外孙,为非作歹,带人强掠农家口粮要充做天鹰教众行军的给养。

    我与圆德师兄看不过去,想要上前阻拦,却敌不过他的高明功夫。

    圆德师兄当场被他残杀,我却因为本就受伤、没有多少还手之力,反倒被他们掳去光明顶上,逼问咱们六派联军的行动策略。

    至于他说的这些什么我与明教有仇、还是那金毛狮王谢逊师父的事情,可全然都是胡编的谎话。

    想来定是他们明教见咱们六大派人多势众,自知敌不过,才要那我来当那替罪羊……”

    成昆这一席话说得同样绘声绘色,彷若发自肺腑,引得少林寺众人纷纷点头,都觉得他说着这才是实情。

    而明教一边的人听了,则被这成昆气得不轻。都叫骂这成昆身为一代顶尖高手,竟是一点脸皮、身份都不顾,睁着眼说谎话骗人。

    尤其是那周颠,骂得最为大声:

    “放你十八代祖宗的累世狗臭屁!

    我明教又怎怕你们这群臭鱼烂虾,还说咱们为了污蔑你?!

    真说是不要脸,不要脸到头了!”

    少林一方见了明教的反应,愈发觉得他们这是被戳破阴谋,所以气急败坏。

    一时之间,百余名少林武僧皆提起了手中兵器,联合身旁已经缓过神来的昆仑、崆峒、华山几派,做出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似只等着空智一声令下,便要冲上来与魔教决战。

    孟修远见此情形,不由摇了摇头,突然对身前的成昆开口道:

    “成昆,你觉得那师妹阳夫人在天有灵,见到你现在这幅小人模样,会是如何感想?”

    成昆听到孟修远提到他师妹,不由得心头一紧,这历经几十年的思念之下,他对这思念终生的人愈发魂牵梦绕。因而哪怕他城府再深,却也掩盖不住此时的心理波动。

    好在,他是背朝着少林众人的,那边没人看得清他的表情。稍作调整之后,他便故作诧异地朝孟修远说道:

    “孟少侠,你武当派难道也要和那魔教同流合污,一同来污蔑我?

    到底为何如此,难道武当也投靠了魔教?”

    孟修远闻言一笑,也不答他的话,只自顾自地接着说道:

    “也对,你那师妹不守妇道,瞒着阳顶天教主与你苟合,想来也不是什么正派人物。

    若是她知道你此时这般无耻模样,说不定会再爱你几分。

    毕竟臭味相投,荡妇与小人最为合拍。

    可惜,若你早些有这番表现,她对你满意,于床上多出几分力气,说不得你们俩早就能替阳教主代生下一个儿子,这样明教也不至于分裂至今了……”

    孟修远这番言辞激烈,成昆一开始听到时还在攥拳咬牙苦苦支撑。可待到最后,他听得孟修远口中“荡妇”一词时,眼睛霎时间为之通红。

    再到最后一句,成昆已经全然控制不住情绪了,挥拳朝孟修远打来。

    “你给我闭嘴!

    ”

    此时的成昆每一拳都灌注着十二分的真气,发挥出了生平最高绝艺,只为了能尽快将孟修远毙于拳下,莫让他再说出更多辱及师妹的话来。

    这成昆阴谋百出、城府似海,可苦心孤诣几十年,做的事情也不过是为了他那深爱的师妹报仇而已。几十年的独自思念之中,那个阴阳两别的倩影,在他心中早就高到了一个不可侵犯的地步。

    因而孟修远此时这两句不算太高明的话术,却能在他身上奏效。

    而对于孟修远自己而言,他此时心中其实也并不好受。

    说实话,以他的性格,让他故意说出如此下流的话、利用成昆的痴情来攻击他,确实是有些不习惯的。

    只不过思及在场这几百上千号人,孟修远不想见他们因为成昆的阴谋而互相残杀、做没有意义的内耗,因而心中只略微犹豫片刻,他最终还是果断用了这个略显卑鄙的方法。

    回到场面上,孟修远与成昆二人交手十分激烈,一时间气劲纵横,震得周围尘土飞扬。

    只不过十几招过后,成昆还是被迫由攻转守,最终被孟修远一式《震空掌》给拍飞了出去,落在地上重伤难起。

    只能说情绪虽然能极大提高一个人的战斗力,但终究弥补不了成昆与孟修远之间的实力鸿沟。

    于此时,孟修远抬头望向满脸震惊的空智,依旧是以那副澹然的神色问道:

    “大师,你此时还有什么话想说么?”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i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