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书小说 > 网游小说 > 修仙从时间管理开始 > 东海离宫卷焰开 第十七章 真的好像
    放羊,看似简单,实际上要做的事情还挺多。羊不能吃水分充足的鲜草,容易引起腹泻,所以孩子们一大早就会提着镰刀去割草,然后晾在高高的木架子上晒干。

    到了晚上,则要将羊群们赶到羊圈里去,以免被路过的野狼给叼走了。

    孩子们辛勤劳动,陈观水全程旁观,每天就是叼着个草茎坐在树篱上,看着远处的苍茫山脉和广阔草原,让孩子们都对他腹诽不已。

    然而,牧羊犬却不这么想。

    不知是什么原因,或许是犬科动物千百年来辨认强者的本能发挥了作用,他们争先恐后围着陈观水撒欢,哪怕后者根本不喂他们也是一样。

    除去野狼和野马以外,时不时也有商队经过,特点是会带着许多满载的驮马,随行的人手也大多随身佩刀,满脸警惕。

    对孩子们这些人不会去打扰,但看陈观水身上没带武器,则大多回过来叨扰几句,问个路,讨口茶喝什么的。

    陈观水也就懒洋洋地应下,指点一下附近的小城方位,亦或是去帐篷里给他们倒酥油茶喝,丝毫没有任何元婴修士的架子。

    就这般过了几天,遇到的大多都是凡人,并未有任何修士经过此处。

    某日,他正趴在树篱上打盹,忽然只听见旁边有人开口问道:

    「请问....」

    陈观水半睁开眼,回头看向来人的面容,顿时吓得差点儿站不稳了。

    对方虽然戴着面纱,但陈观水如何认不出那便是徐应怜?

    而且你这一袭白衣,纤尘不染是怎么回事?这茫茫草原,无尽风沙之下,能干干净净地过来,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会御剑是吧?

    「请问白城往那边走?」徐应怜客气问道。陈观水沉默片刻,抬手指了一个方向。

    对修士而言,诸如长安、洛阳等名城自不用问,沿着大河御剑飞行即可寻到,但白城只是附近沿秀水河而筑的一座小城,又有汉羌多族混居,不知道来问个路也是很正常的。

    问题是,附近那么多牧民部落,为什么偏偏找到我这里!

    对面的徐应怜,其实也有些迷惑和茫然。她怀疑自己大概是中了某种幻术,最近几日只要闲静下来,就会突兀地生出某种无法言说的感觉,师兄似乎就在某个方向。

    这种感觉来的毫无缘由,用识海里凤澜前辈的话说,「要么是你的错觉,要么则是段位非常高的幻术」,因此徐应怜思前想后,还是决定顺着直觉指引的方向去走。

    哪怕是因为错觉而扑空,至少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但若真是什么幻术,且给自己下幻术的人,和掳走师兄的人是同一个的话,那么这直觉就是如今自己惟一的线索。

    很快,她便悄然离开昆仑山脉,顺着指引来到塞外草原,心中的直觉已经越来越强烈,仿佛自己离目标已经越来越近。

    这附近.....她只记得有一座白城,规模很小的人族聚居地而已。

    御剑朝着白城飞去,那感觉同样也笔直指向前方,并且慢慢地开始下降,直到她发现陈观水所在的牧民营帐为止。

    佯装问路的徐应怜,仔细地打量着陈观水的五官。

    没什么印象。

    如果用高级计算机去同时扫描秋长天和陈观水的脸部结构,必然会发现两者其实长得一模一样。

    但人类负责辨认记忆相貌的脑部区域,却并非是依靠对比诸如鼻子大小、眼睛间距之类的数据是否契合,而是依靠组合目标相貌的五官分布,结合诸如气质、神态、习性等等,最终形成一个大致的印象。

    昆仑镜的镜花水月幻术,则是直接扰乱这种最终印象。

    因此,虽然看到了陈观水的

    真容,但徐应怜却没法将其和记忆里的秋长天对应联想起来。

    见徐应怜没有异样,陈观水也暗自松了口气,只是继续指着白城的方向,刻意压低声音沙哑说道「白城就在那里。」

    徐应怜失望至极,毕竟这直觉指向的是一个普通牧民,与她的师兄秋长天毫无任何关联。

    但她着实没有其他任何的线索了,只能不死心地问道:

    「你声音怎么了?」

    「昨晚没睡好,有些哑了。」陈观水敷衍说道。

    「哦。」徐应怜摸出一个丹瓶,「我这里有些丹药,你吃了就好了。」

    「不敢劳上仙挂念。」陈观水哪里敢吃,只是做

    受宠若惊状,推辞说道,「这点小病,捱几天就好了。」

    「知道我是上仙,你居然不意外?」徐应怜皱眉问道。

    又找到一个疑点:寻常凡人遇到仙人赐丹,不应该是立刻狂喜收下,三跪九叩以示心诚吗?怎么还能遇到推拒不收的?

    「哈哈哈。」陈观水便洒脱笑道,「苍茫草原,万里风沙,上仙居然一袭白衣,毫无尘色,不是上仙,难不成还是每天洗衣的凡夫俗子?」

    「你倒是好眼力。」徐应怜淡淡说道。

    虽然对方说得有理有据,没法反驳,但这种让人憋屈的感觉,实在是太有既视感了。

    考虑到这年头改变相貌的易容幻术也有不少,徐应怜原本的沮丧灰心之感也尽数散去,意味深长地看了陈观水一眼,随后便飘然离开。

    陈观水刚松了口气,却看见徐应怜并未急着离去,而是来到羊群边上,招呼那些穿着脏兮兮袍子的放羊孤儿。

    孩子们明显也都是颜值生物,对这个虽然戴着面纱,但看着就漂亮无比的姐姐非常有好感,一个个都瞪大眼睛想要跟她说话。

    「告诉我。」徐应怜摸出另一个丹瓶来,「告诉我那个哥哥的事情,我就给你们糖吃。」

    哪里还需要什么糖啊,孩子们已经争先恐后地说了起来:

    「懒惰!」「整天睡觉!」「总是不干活!」

    「连大黄都比他勤快些!」

    大黄,便是负责驱赶羊群的其中一条牧羊犬。听着这么多似曾相识的形容词,徐应怜心中的既视感已经越来越强烈。

    当然,这些都构不成确凿的证据,因为这天底下到处都是懒汉,总不能见着一个就说是跟秋长天有关系。

    但女人素来是不需要什么证据的,徐应怜凭借自己的直觉.....不对,应该说是自己的七巧玲珑心,判断出这个牧民肯定跟秋长天有什么关系。

    她翩然回到陈观水身边,说道:

    「我初来乍到此地,要去白城,缺一个向导。」「我没去过白城。」陈观水连忙说道。

    「没事,本地人总比我这个外来者强些。」徐应怜自然不肯放过他。

    「我也是外地来的。」陈观水赶紧说道。

    「哦?」徐应怜立刻问道,「你是从哪个外地来的?」

    「扬州。」陈观水心知此时绝对不能犹豫,否则被怀疑扯谎的概率就会迅速提高,因此果断说道,「我来自扬州广陵郡。」

    「扬州吗?」徐应怜思忖片刻,说道,「我不会让你白带路的。」

    她取出一个丹瓶来,说道:

    「这里面的丹药.....服一颗便能延寿一年,最多十颗,做你的报酬如何?」

    按照寻常人的逻辑,见着能延寿的丹药,那别说是感恩戴德,就算是立刻跪舔对方也不为过。然而,陈观水既不想感恩戴德,也不想跪舔徐应怜。

    一方面是他确实不需要什么延寿丹药

    ,另一方面则是伪装了这么多年,陈观水实在是不想再夸张地演戏下去了。

    自己之所以肯窝在游牧民营帐里混着,就是因为这里无需伪装,能自由自在地做自己——谁来了都不能逼我,徐应怜也不行!

    「我不需要,多谢上仙。」陈观水叹气说道

    「我一直觉得活那么久其实没什么意思..上仙您看,我们游牧民靠天吃饭,每年过冬都像是过鬼门关。无论阳寿一百还是九十,明年的春天都未必能见到,延寿有什么意义呢?」

    徐应怜思忖片刻,再次说道:

    「你若是想要修道,我可以给你吐纳功法。只要能学会法术,抵抗严寒应该就不难了。」

    "上仙看我是修道的料吗?「陈观水哑然失笑。

    「不像。」徐应怜直白说道,「但我看你像是说谎精....就是那种能如同吃饭喝水般自然地说着谎言的人。」

    陈观水心中一动,便晓得这徐师妹已经开始怀疑自己了。

    无论自己如何推拒,徐应怜都会如抓住救命稻草般,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还不如先随她一起过去,路上找个机会脱身,再也不继续待在这里了。

    心念至此,陈观水便爽快说道:

    「行吧,不过把丹瓶收起来,我真的不需要。」见他松口得如此之快,徐应怜也有些意外。不过她很快便不纠结这个了,只是说道;

    「安排坐骑吧,带我去白城。」

    「没有坐骑。」陈观水摇了摇头,「这些牧群不是我的,我不能拿他们的马匹。」

    「难怪。」徐应怜试探说道,「我看这些孩子都不怎么喜欢你。」

    「我说过我是外来的,孩子们不喜欢外人,很正常。」陈观水淡定说道,「牧群的主人倒是和我挺聊得来,让我帮忙照看一段时间。」

    「那你如今和我走了,没关系吗?」徐应怜讶异问道。

    「没事,为上仙带完路后我就回来。」陈观水回答说道。

    这一番回答没什么破绽,以至于徐应怜心思略沉,心想这人虽然性情豁达,但却没有半点高傲,和师兄实在差得太远。

    总不会真的是自己弄错了吧....

    她很快便压下脑海里胡思乱想的心思,继续试探说道:

    「孩子们说你很懒。」

    「不是我的坐骑,我为什么要努力?」陈观水反问她道。

    徐应怜沉默下来。

    她虽然心思聪颖,但论起胡侃之术来,段数比陈观水还是差得太远,因此很快便无言以对,半晌才重新问道:

    「没有坐骑,我们要如何过去,总不能走过去吧。」

    如果陈观水反问说「您不会御剑术吗」,那他便算是漏馅了。纵然御剑术在修士之中算是人尽皆知,但凡人怎么可能会接触到这个概念?

    陈观水当然没有上当,偏头说道:

    「到那边的白水河,找个路过的渔船搭一搭....上仙身上带了银两吗?」

    「带了。「徐应怜身上当然没有带凡间货币,但基本的障眼法她还是会的。

    陈观水叫来孩子里最大的那个,交代他自己要外出几日,随后便带着徐应怜往河边走去。

    白水河不算宽阔,但水流也较为湍急,等了半天才有孤舟经过,上面放着好几捆木柴,吃水线压得极深。

    船夫原本不打算让两人上船,但见了徐应怜变出来的银钱后,也就果断地丢了一些木柴,腾出重量来让两人搭载。

    徐应怜身为修士,只是轻轻一跃,便稳定地落在渔船上面。

    陈观水相对笨拙许多,等那船只靠岸过来

    ,才用力跳过去扒住船舷——还差点儿算错距离落了水。徐应怜冷眼旁观,心想这人无论身手还是体质,都是凡身肉胎的水准。

    但这些都不能作数,因为师兄也是精擅伪装之人.....想到这里,她的心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孤舟沿江而下,两边放眼望去尽是黄褐,偶尔也可以看到许多牧群。

    徐应怜负手立于舟头,看着两旁江岸上的景色,沉吟不语。

    陈观水则是跟船夫攀谈几句,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将船夫的钓竿借了过来,开始在江面上垂钓。

    「流水垂钓?」徐应怜诧异问道,「这船行水动,钩饵也跟着移动,如何可能钓到大鱼?」

    「无所谓。」陈观水不以为意,「愿者上钩罢了。

    愿者上钩.....徐应怜默念几句,心想自己还真是愿者上钩了。

    不愿意放弃跟师兄有关的一切线索,所以哪怕是一点点微妙的错觉,自己也像是急切的大鱼般追向钩饵了。

    想到这里,她的心情很快便郁郁起来,一时间也没了交谈的兴致。

    船只漂流了半日左右,终于抵达了白城。城墙老旧,依水而建,墙内炊烟袅袅,墙外有大量集市,无数汉人、羌人、牧民、游商互相大声交谈,周围极其嘈杂而喧嚣。

    徐应怜总算将情绪稳定下来,跟陈观水吩咐说道:

    「随我去白城吧,我需要做些事情。」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i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