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书小说 > 玄幻小说 > 绿龙博士 > 我是一,也是万 第639章 天翻地覆(十一)
    就是费林魔葵那边有变之际。

    隐秘空间这边,则是在尘埃落定了。

    艾萨克的“原初真身”面前,“哀嚎之女”的再生能力,果然就是被抑制了,紧跟而上的圣能打击,随就是将这恶魔领主彻底摧毁在了物质位面。

    当然,恶魔领主这种的类神力存在,却是跟神灵都有着一定的相似性,除非是本体真身,还要是在外层位面被杀,这才是可能真正杀死,否则的话,至多就是死掉一个化身,或者是针对本物质位面的面相。

    这般的死亡,固然是会在一段时期之内,削弱这一深渊领主对本物质位面影响和干涉的能力,但多数的深渊领主,可不会只对应一个主物质位面,所以,这对她们在深渊之中的本体,却是影响并不会太大,且,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将影响和干涉重新投射到这一物质位面来,这也是必然之事。

    正就如,在纳尔菲欧帝国与洛曼萨帝国的最终决战之中,就是有着深渊领主的陨落,但这并不影响,她们在其后,依然能将影响力,投射到本位面来。

    就是那位,据闻是真身被召唤,更绑定到本位面的“隐秘领主”艾尔塔巴,多年以来,被这个封印,被那个囚禁,但也始终,没有谁能真正杀死她。

    要彻底杀死一位深渊领主,这或许比杀死真神,是要来得简单一些,但,绝也简单不了太多!

    所以,实则精灵的处理,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封印住“哀嚎之女”,让她对本位面的干涉,长期处在封印之中,这便只要封印不被破坏,“哀嚎之女”就不能再投射来更多的干涉。

    不过,在这跟费林魔葵决战之际,自然没人会再耗费如此精力,来进行这般的封印了。

    先将这位踢出场,让费林魔葵能少掉一些即战力的臂助,这在当前来说,是再正确不过的处理之法。

    而当艾萨克和雅达-坦舒尔这边,是将哀嚎之女给解决了。

    回过头来,来拉和艾拉斯卓那边,却是同样也处理掉了黑暗守护灵。

    “祈愿术”乃是法师和术士最强大的法术,甚至,都不能简单意义地,以法术之名来定义它。

    这就跟“神迹术”,是向神灵进行祈求一样。

    在艾萨拉的理解之中,祈愿术,这也同样是一种请求,只不过,不是向神灵,更可能,是通过魔法本质与万事万物的客观联系,通过献祭,或者说,通过交换,来进行的一种撬动。

    这一撬动。

    施法者这边所投入的,除了“祈愿术”所对应的九级魔法的能量外,更还需要,堪称庞然的职业积累。

    所撬动的,或者说,所能撬动的,则就是一切皆有可能了。

    只要是施法者所发出的请求,“祈愿术”就必然会去进行,唯一能阻止其完全实现的,只有所呼唤的请求,难度过于之大,所以“祈愿术”只能部分实现,或者,干脆在实现的过程之中,直接出现“断电”。

    而显然,解决这一,已经先后遭到三发“大裂解术”破坏的黑暗守护灵,却是没有超出“祈愿术”的能力范围。

    随着来拉威严的呼唤之声。

    随着三愿戒指那最后一枚的红宝石,如光如焰地燃烧起了本质。

    黑暗守护灵与“光辉之井”的一致性,硬生生地就是被解除了。

    一如费林魔葵曾经所施展的魔法,是被这一“祈愿”强行解除了一般。

    守护灵的存在意义,就是在于区域本身。

    当这一一致性被解除,当这一绑定不再存在,自然,这黑暗守护灵的存在意义,便也就是消失了。

    而无有了存在意义……

    本就已经化作了流质形态,黑暗守护灵迅速之间,就是回归成了最原始的黑暗邪能,再无任何的生命迹象。

    这时,多芙-鹰手和贝伦巫妖等人,也是俱都苏醒过来了。

    少不了是连忙进行起了医疗恢复,并迅速汇聚到了来拉和艾拉斯卓这边。

    雅达-坦舒尔则对两个下属稍作收拾后,便也神色阴沉地聚了过来。

    “各位,凯尔本和风暴他们,已是在最快速度地包抄这些魔葵的前路,只要我们接下来的追击,能让他们稍有缓慢,必然就是能将他们彻底留在这边,所以,我们再紧最后一把劲,今日就彻底光复王城!”

    来拉在使用“三愿戒指”之前,就跟凯尔本那边,又进行了一次联系,此时自然全无放弃追击的意思。

    “正该如此。”

    “若让这些魔葵逃回地底,或是逃去灰斗篷山,错过了今日,必然又是大患。”

    尹姆斯福勋爵自是赞同此意。

    贝伦巫妖二人也都是在点头。

    便是连雅达-坦舒尔,同样也是无有异议。

    此行,就只他的两个下属,是栽在了“哀嚎之女”的最终嚎哭,以及那黑暗邪能的连锁爆炸之下。

    即便现在“哀嚎之女”已经授首,但对真正罪魁祸首,也是阴魂之城千年死敌的费林魔葵,他自然不会有任何的留情之意。

    倒是艾萨克这边。

    对“光辉之井”的兴趣,不管是现在就开始研究,还是稍作延迟,显然,在传奇驱散术的抑制效应结束之前,他却是有着必要,对这边进行前期之处理的。

    所以,来拉她们等不及地要继续追杀,他这边却是就只能抱歉了!

    当下,艾萨克澹澹道:“既是如此,你们先行一步。‘光辉之井’这边的情况,还有待处理。待我解决完这边的情况,再行跟上你们。”

    来拉此前就猜到了他的意思,还有所交易的暗示,请他留住了“哀嚎之女”,此时“哀嚎之女”已除,她自也不会有什么反悔之意。

    “这边就拜托你了。”

    “我们先行一步。”

    “我们走!”

    稍一点头,表示着赞同,来拉迅速就是带着队伍,追向了那黑暗深处。

    从这点来看,这位却是比艾拉斯卓和风暴等人,是要通情达理得多,至少,在对邪恶阵营之时,不会如那两位一般的死板!

    见她们的身影很快远去。

    艾萨克随也是迅速动起手来了。

    因为“腐化仪式”是与魔裔精灵有关,所以,在尹姆斯福和那两个贝伦巫妖之前,他倒也没进行直接的挑衅,施展起“亵渎之域”。

    不过现在,既然来拉带走了所有人,他自也不必再掩饰什么了。

    身影很快就是走至了“光辉之井”的水潭边缘。

    感应着“传奇驱散术”的压抑效应,已是行将结束。

    “亵渎之域!”

    (以下请明天中午刷新再看,抱歉了)

    (以下请明天中午刷新再看,抱歉了)

    (以下请明天中午刷新再看,抱歉了)

    正就如,在纳尔菲欧帝国与洛曼萨帝国的最终决战之中,就是有着深渊领主的陨落,但这并不影响,她们在其后,依然能将影响力,投射到本位面来。

    就是那位,据闻是真身被召唤,更绑定到本位面的“隐秘领主”艾尔塔巴,多年以来,被这个封印,被那个囚禁,但也始终,没有谁能真正杀死她。

    要彻底杀死一位深渊领主,这或许比杀死真神,是要来得简单一些,但,绝也简单不了太多!

    所以,实则精灵的处理,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封印住“哀嚎之女”,让她对本位面的干涉,长期处在封印之中,这便只要封印不被破坏,“哀嚎之女”就不能再投射来更多的干涉。

    不过,在这跟费林魔葵决战之际,自然没人会再耗费如此精力,来进行这般的封印了。

    先将这位踢出场,让费林魔葵能少掉一些即战力的臂助,这在当前来说,是再正确不过的处理之法。

    而当艾萨克和雅达-坦舒尔这边,是将哀嚎之女给解决了。

    回过头来,来拉和艾拉斯卓那边,却是同样也处理掉了黑暗守护灵。

    “祈愿术”乃是法师和术士最强大的法术,甚至,都不能简单意义地,以法术之名来定义它。

    这就跟“神迹术”,是向神灵进行祈求一样。

    在艾萨拉的理解之中,祈愿术,这也同样是一种请求,只不过,不是向神灵,更可能,是通过魔法本质与万事万物的客观联系,通过献祭,或者说,通过交换,来进行的一种撬动。

    这一撬动。

    施法者这边所投入的,除了“祈愿术”所对应的九级魔法的能量外,更还需要,堪称庞然的职业积累。

    所撬动的,或者说,所能撬动的,则就是一切皆有可能了。

    只要是施法者所发出的请求,“祈愿术”就必然会去进行,唯一能阻止其完全实现的,只有所呼唤的请求,难度过于之大,所以“祈愿术”只能部分实现,或者,干脆在实现的过程之中,直接出现“断电”。

    而显然,解决这一,已经先后遭到三发“大裂解术”破坏的黑暗守护灵,却是没有超出“祈愿术”的能力范围。

    随着来拉威严的呼唤之声。

    随着三愿戒指那最后一枚的红宝石,如光如焰地燃烧起了本质。

    黑暗守护灵与“光辉之井”的一致性,硬生生地就是被解除了。

    一如费林魔葵曾经所施展的魔法,是被这一“祈愿”强行解除了一般。

    守护灵的存在意义,就是在于区域本身。

    当这一一致性被解除,当这一绑定不再存在,自然,这黑暗守护灵的存在意义,便也就是消失了。

    而无有了存在意义……

    本就已经化作了流质形态,黑暗守护灵迅速之间,就是回归成了最原始的黑暗邪能,再无任何的生命迹象。

    这时,多芙-鹰手和贝伦巫妖等人,也是俱都苏醒过来了。

    少不了是连忙进行起了医疗恢复,并迅速汇聚到了来拉和艾拉斯卓这边。

    雅达-坦舒尔则对两个下属稍作收拾后,便也神色阴沉地聚了过来。

    “各位,凯尔本和风暴他们,已是在最快速度地包抄这些魔葵的前路,只要我们接下来的追击,能让他们稍有缓慢,必然就是能将他们彻底留在这边,所以,我们再紧最后一把劲,今日就彻底光复王城!”

    来拉在使用“三愿戒指”之前,就跟凯尔本那边,又进行了一次联系,此时自然全无放弃追击的意思。

    “正该如此。”

    “若让这些魔葵逃回地底,或是逃去灰斗篷山,错过了今日,必然又是大患。”

    尹姆斯福勋爵自是赞同此意。

    贝伦巫妖二人也都是在点头。

    便是连雅达-坦舒尔,同样也是无有异议。

    此行,就只他的两个下属,是栽在了“哀嚎之女”的最终嚎哭,以及那黑暗邪能的连锁爆炸之下。

    即便现在“哀嚎之女”已经授首,但对真正罪魁祸首,也是阴魂之城千年死敌的费林魔葵,他自然不会有任何的留情之意。

    倒是艾萨克这边。

    对“光辉之井”的兴趣,不管是现在就开始研究,还是稍作延迟,显然,在传奇驱散术的抑制效应结束之前,他却是有着必要,对这边进行前期之处理的。

    所以,来拉她们等不及地要继续追杀,他这边却是就只能抱歉了!

    当下,艾萨克澹澹道:“既是如此,你们先行一步。‘光辉之井’这边的情况,还有待处理。待我解决完这边的情况,再行跟上你们。”

    来拉此前就猜到了他的意思,还有所交易的暗示,请他留住了“哀嚎之女”,此时“哀嚎之女”已除,她自也不会有什么反悔之意。

    “这边就拜托你了。”

    “我们先行一步。”

    “我们走!”

    稍一点头,表示着赞同,来拉迅速就是带着队伍,追向了那黑暗深处。

    从这点来看,这位却是比艾拉斯卓和风暴等人,是要通情达理得多,至少,在对邪恶阵营之时,不会如那两位一般的死板!

    见她们的身影很快远去。

    艾萨克随也是迅速动起手来了。

    因为“腐化仪式”是与魔裔精灵有关,所以,在尹姆斯福和那两个贝伦巫妖之前,他倒也没进行直接的挑衅,施展起“亵渎之域”。

    不过现在,既然来拉带走了所有人,他自也不必再掩饰什么了。

    身影很快就是走至了“光辉之井”的水潭边缘。

    感应着“传奇驱散术”的压抑效应,已是行将结束。

    “亵渎之域!”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i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