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书小说 > 都市小说 > 警察陆令 > 正文卷 482章 监狱风云(1)
    你是什么人?

    这是什么地方?

    你来这里干什么?

    陆令看着墙上的字,沉默不语。

    一转眼,已经来监狱第五天了,总的来说,这地方比想象的舒适。倒不是说监狱有多好,而是心态不一样。

    如果,你的身份是警察,你在监狱查案子,享受着工资待遇,心里一点不慌,那蹲一个月监狱真的没啥。

    如果,你的身份是犯人,你在监狱蹲号子,累死累活赚工分,心里丝毫没底,那蹲几年监狱绝对是煎熬。

    前几天,陆令和青山被分开隔离,陆令还有电脑,可以实时了解外面的动态。燕雨和叶文兴这几天也没闲着,还在继续调查刘羡的案子。

    根据现有的情报,刘羡、林凯等人目前都低调了很多,目前没有发现他们的犯罪线索。反倒是刘羡新收的小弟王兴,最近动作比较频繁,一直在倒腾小件的毐品。

    王兴这个人,在遇到刘羡之前是非常失败的,媳妇都不跟他了,可以说是穷途末路,而跟了刘羡之后,吃香的喝辣的,虽然风险大,但是真赚钱。

    也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王兴胆子变得非常大,有时候明知道警察在严查,还敢「送货」。

    短暂隔离一周后,陆令和青山就被送到了这里。

    这是入监队,主要就是吃喝拉撒、学习、服从、考核、训练。

    早上6点半起床做内务,7点吃早餐,吃饭前要唱爱国歌曲,早饭后开始训练,训练项目类似军训。

    下午继续训练。

    晚上看教育视频,看完后回去学习监规、守则等,背完才能睡觉。

    这样的入监队生活,要持续大概一个月,不过有的长一些、有的短一些。陆令这种年轻、脑子好的,肯定会提前离开,进入劳动监区。

    我国的监狱实行劳动改造,每天至少工作9个小时,晚上还要学习各种视频。

    聊到这,一定会有人说,他的工作时长超过9小时,比监狱还苦。这样的吐槽是没有意义的,监狱里的9小时,非常累,要很努力才能完成,而且一个月一般只能赚一两百元。这地方没有任何自由,没有办法发任何牢骚,没有手机,没有太多的聊天时间。

    入监队比普通监区管理还要严格,犯人们之间几乎没有自由交流的机会,偶尔有也是短暂的抱团。这里更像是看守所通往监狱的一个过场,搞人脉没有任何意义。

    不过,不出意料的,青山引起了太多人的注意。

    青山看着木木的,双眼空洞,这次进来据说是暴力犯罪,但具体罪名没有犯人知道,青山也不说。

    入监队是有训练的,包括立正、齐步走、跑步走这些,青山都完成的尚可。

    说起来,青山虽然看着像当兵的,但是并没有接受太多这方面的训练,也就是职业警察选拔的第十个月,在省里专门训练了一个月。

    在这个地方,他要装作普通人,对他来说倒也不难,就是笨一点就是。

    狱警们,大部分并不知道陆令和青山的警察身份,因此算是一视同仁。尤其是青山,他这种体型的,每次来入监队,都要被当做典型去修理,从而树立狱警的权威。

    因此,青山非常微小的问题,都会被狱警放大,然后去罚他。

    青山也不恼,你让***啥我就干啥。你让我站俩小时,我就站俩小时;你让我蹲半小时,我就蹲半小时;你克扣我的饮食,我也能面无表情地接受。

    青山很服从,非常服从。

    搞了青山几次,几个狱警都有些慌了,不敢搞了。有的狱警想去查查青山的履历,查到的却

    非常普通,也没什么特别的。

    狱警都不傻,有几个狱警就觉得青山一定有问题。

    监狱里不缺花臂纹龙的,也不缺身强力壮的,但是青山这种几乎没有。青山的身材管理非常好,肌肉纹理漂亮且质量极高,拥有这般身材的人一般都非常自律。自律的人,极少走上犯罪的道路。

    狱警彻底放弃了搞青山,青山就显得和所有人格格不入。所有的训练,大家都累坏了,青山却毫无感觉,甚至还想加练。

    狱警都搞不动青山,其他人对青山自然是敬而远之,有极少数心思活络的,就想和青山搞好关系。

    第五天,照例还是训练,下午三点多,训练完正步走,大家有短暂的5分钟休息时间。

    大部分犯人都年轻力壮,少数身体有严重疾病的不用参加这些训练,其他都要训。持续五天的训练,让太多人有些扛不住,纷纷叫苦不迭。

    陆令看完墙上的三行字,从地上起来,尝试着活动一下胳膊和大腿。

    踢正步确实累,这会儿大家都在坐着休息,只有少数几个人站了起来。

    虽然累,但是提前站起来活动一下才是正途。否则,五分钟一到,立刻就要起身开始训练,其实是更累的。

    陆令看了眼跟着他提前站起来的这几个人,分别是9号、18号、33号和39号。(为了方便记忆,号码我就只写两位。)

    这应该都是聪明人,倒不是曾经接受过多少训练,只是这五天训练下来,懂得了一些小技巧,知道忍着累提前起来适应。

    果然,刚起身活动了一分钟,狱警就吹哨,要求迅速恢复训练。

    很多人不情愿地起身,还有一些依然瘫坐在地上,想最后一个起来。更有甚者,想多坐会,觉得法不责众。

    可惜,他们想多了,狱警立刻道:「向我这边集合,最后五个人晚上加练!」坐在地上的人哪还顾得别的,立刻就要起身往狱警这边跑,但他们不可能比已经起身的人快。

    55号也是坐在地上没有第一时间起来的人,只是他很精明,虽然还坐着,但是早已经做好了起身的姿势准备,一听狱警这么喊,一撑地就起来了,飞快地奔向集合队伍。

    只可惜,狱警说话不算话,把最后的10个人都留了下来,记下了号码,等着晚上加练。

    晚上加练可不是闹着玩的,据在入监队待了20多天的「老人」说,狱警打人贼疼!

    这里的训练量,对于陆令来说也是很轻松的,毕竟他也每天锻炼身体,就是

    部队的军训他都撑得下来。但陆令的演技可比青山好多了,每次训练完都像是力竭一般,和普通人看起来无异。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午五点半,训练结束,唱歌,背监规,吃饭。

    饭菜非常普通,一荤两素。不过,今晚的荤菜比前几天还要离谱,估计和尚吃了都不破戒。

    吃完饭是看教育改造视频和看新闻联播。

    大部分人,以前从来不看这些,但是训练那么苦,就会觉得坐在这看视频很幸福,再怎么说也比训练强,总的来说,效果还是不错的。

    今晚,轮到陆令和18号站第三班岗。

    第三班岗是凌晨1点到3点,算是最累的岗之一,相对应的,也最没事,两个人小声聊几句,狱警也不会过来管。

    陆令背完《弟子规》,早早睡去。

    晚上12点55分,陆令就被人叫醒了,他看了看钟,时间还不够,陆令摇了摇头:「到59我就过去。」

    「你小子这么死性?就差这几分钟?」因为每天训练都很累,这个时候谁都想睡觉。站了这么久,这位早就想休息了,也就不那么客气。

    「我要是提前下来,下一班岗会同意吗?」陆令才不怕,躺床上不起来。

    这位也怕狱警从监控里看出端倪,不敢再说什么,只能继续回去站几分钟。入监队这个地方,大家以后可能老死不相往来,谁也不用给谁太多面子。监狱里一开局不能太怂,否则绝对被欺负。

    这地方,比任何地方都欺软怕硬。

    前文也说过,所谓的弓虽犯在这个地方被打,纯属于傻白甜们好心的臆想。监狱里,永远是没本事、弱小、懦弱、穷困的人被欺负。你要是有钱、当过官,即便你是卖国贼,都一堆人围着你。

    到了12点59分,陆令才起身,替代了刚刚的人。

    换岗的人是47号,冲着陆令小声说了两句狠话,陆令装作没听到。

    7月下旬的C市,夜晚依然非常炎热,虽然监区有空调,但这么多大男人冒着热气,空调根本就不够,屋里还是很热。

    站岗蚊子也多,人心也烦。

    「兄弟,你犯了啥事进来的?」站了一会儿,见没有狱警,18号偷偷问道。「没犯罪,运气差!」陆令声音里略微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

    「嘿,厉害啊兄弟,经济犯吗?看你这文质彬彬的样子,也不像是杀人放火的!」18号道。

    「老哥你眼力真不错,是啊,经济犯。」陆令叹了口气,算是认可了自己有罪。「嘿嘿,我早就看出来了,这几天…」18号突然闭嘴,他看到狱警巡逻了。

    等狱警离开,他微微转身,尽量让监控看不到他的嘴巴在说话,和陆令小声说道:「我早就观察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没啥出息的,就看到几个人行,其中就有你。老兄,你进来就对了!

    「啊?」陆令有些懵,这是啥意思?监狱里都这么打招呼?

    「进来了,就说明钱没退,自己藏了,对吧,嘿,我懂我懂。这样就对了,抗几年大狱,出去啥都有了,没毛病。」18号偷偷说道。

    「哪有你说的这么好。」

    「没事,兄弟,咱不断你财路,都进来了,也不容易,就是互相认识一下,以后在一起待的时间久,出去以后的时间更久,说不定就能互相帮上。」18号解释道。

    「你说怎么进来的?」陆令有些好奇。

    「嘿,我?诈骗!」18号倒是觉得有些骄傲,「我跟你说,我…嘿,以后再跟你说,反正我也该进来。

    「你外面藏了不少钱?」陆令再次问道。

    「出去有机会,咱们把酒言欢,看你就是有本事的人。」

    「看你更有本事。」陆令极小声地说道。

    「都说这里面的人都有本事,我看也不是那么回事。这几天,我看了看,能成事的人也不多。」18号说道。

    「什么事?你有什么想法?」陆令装作萌新,问道。

    「这哪能说?这要是说了,你去狱警那举报我咋整?深聊,就等以后出去,我就判了六年,估计再有四年多就出去了,你呢兄弟?」

    「差不多。」

    「那行,出去再聊,有的是合作的机会。放心吧,被抓一次,我都搞清楚了,五年后绝对不会被抓了。」18号信心满满。

    「那要是这5年,警察那边技术啥的都进步了咋整?」陆令问道。

    「那…」18号突然卡壳了,看了一眼陆令,「5年.…那不能吧?」

    「可别提了,我们这次,找的人都非常专业,结果还是栽了…」陆令叹息道。「那还真是…没事,我们有机会细聊…」18号陷入了沉思,没有了刚才的轻松。以上这些聊天内容,俩人断断续续地聊了半个小时才聊完。这地方说话非常不方便,只能说一句等半

    天再说。要是真的一对一闲聊,早就被狱警gank了。

    总之,沟通起来非常累,陆令也不打算继续聊了,身体微微靠墙,眼睛半闭半张,进入了半休息的状态。

    确实是累啊.…他虽然顶得住,但是哪有青山那体格子,他还是觉得累。

    在这个入监队这里,他没有任何一个帮手。等进了劳动监区,届时有两名狱警对他的身份大概知情,会提供少量帮助,并协助他内外沟通。到了那个时候,陆令必须要发展一些小弟,帮助他获取一些线索。

    只是,目前来看,他发展小弟难度不低,只能先靠钱来搞定。好在经费还算够,而且,这里面买通一个小弟的金钱成本极低。

    你是什么人?

    这是什么地方?

    你来这里干什么?

    陆令倚靠着墙,再次回想起监狱墙上的大字。

    我是警察。

    这是一座很普通的监狱。

    我来这里是为了办案,打击犯罪!

    监狱生活,正式开始。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i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