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书小说 > 都市小说 > 德芸大师兄 > 第九百九十章 有苦说不出
    「诸位,我跟您托付一下,朱贺松,这是我亲师兄弟,我们俩都是郭德强老师的徒弟,今天朱贺松要逗哏了。」

    金贺岚和朱贺松站在台上,活使了一半,俩人的大褂都快湿了。

    刚上台的时候,因为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大型的商演,又是接的萧飞的场子,但凡接过萧飞场子的都知道,真能吓死人啊!

    俩人当时也不敢立刻入正活,只能在台上东拉西扯的,好不容易等观众都安静了下来,赶紧入活。

    想法也没有一开始的一鸣惊人了,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吧!

    俩人今天使的是《论捧逗》,这是个两头沉的活,恰好适合朱贺松。

    这小子平时在台上,一贯不按常理出牌,可今天一直说到现在,格外的老实。

    萧飞在上场门这边看着,都觉得不习惯,他带着金贺岚和朱贺松出来,就是为了捧他们,要是连特点都发挥不出来的话,还谈什么捧啊!

    可现在演出已经开始了,萧飞总不能再上台提醒他们,只能盼着俩人自己调整状态了。

    「跟您诸位说,待会儿甭管朱贺松说得有多可乐,咱们也别乐,就当是您帮我了,好不好?」

    「好!」

    有观众回应,金贺岚也松了口气,真要是说完了,连个搭茬儿都没有,可就僵在台上了。

    「我谢谢您,待会儿有一位算一位,等演出结束,咱们一块儿洗澡去!」

    金贺岚刚说完,朱贺松突然开始了他的行动。

    一般来说,这个段子在这里,捧哏的是没有词儿的,最后逗哏的说上一句:我都给你托付完了。

    俩人随后直接换位置。

    可朱贺松这小子早就安耐不住了,刚才一直很老实,那是因为第一次在大剧场里演出,心态没调整过来,说着说着,他也放松了,忍不住就开始抖机灵。

    「您先等等!」

    金贺岚都被吓了一跳,活里没有这句词儿啊!

    「您刚才说什么?要带着他们去洗澡?对不对,我可听见了!」

    金贺岚下意识的搭了一句:「是我说的,怎么了?」

    「您带我一个啊!我承认我不会逗哏,我承认我就是个傻子,弱智,还不行嘛!」

    还能这么玩儿啊!?

    看着台上金贺岚那一脸错愕的表情,台下的观众自打这一对上来,第一次真心笑了起来,至于刚才,那都是礼貌性的。

    上场门这边,萧飞他们也都笑了。

    诶,这就对了,这才是朱贺松呢!

    自打上回萧飞和乔三木聊过之后,乔三木就一直在小园子里帮着朱贺松立人设,还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做捧哏巨匠。

    都巨匠了,还是还四平八稳的捧,那可就没意思了。

    接下来,两个人的段子才算是正式进入了正规,一个不按照常理出牌的捧哏,再搭上一个被挤兑的原地自杀的逗哏,节目的效果,现场的气氛,立刻就出来了。

    等他们两个结束了演出,下台之后,萧飞还逮着朱贺松一通猛夸。

    节目一场接着一场,等到萧飞和李京攒底的大活结束,返场的时候,萧飞还特意把朱贺松喊了上来。

    「诸位还记得他吧,朱贺松,我们德芸社的捧哏巨匠!」

    听了萧飞的话,朱贺松哪敢接啊,旁边还站着李京呢,只能对着台下连连鞠躬。

    但萧飞还没结束:「不是跟您诸位夸我师弟,说的确实好,风格独特。」

    这个时候,李京说了一句:「就是有点儿废逗哏的!」

    哈哈哈哈……

    金贺岚刚刚被逼成什么样

    ,观众们都还记得呢。

    「这话没错,反正我是不敢跟着他一起演,好嘛,跟他说相声,都不用对词儿,因为对也没用,你根本不知道他下一句话要说什么。」

    李京笑道:「都是现卦!」

    「挺好,俩人刚才说的那段叫《论捧逗》,说的不错,刚下台,金贺岚就嚷嚷着要裂穴。」

    「好家伙的,至于吗?」

    「继续努力,往后会越来越好!」

    朱贺松连忙对着台下深鞠一躬,随后下了台。

    返场正式开始。

    因为之前和剧场方面已经沟通过了,演出一直持续到过了十二点才结束,最后还是所有演员登台,一起唱了《公道老爷劝善歌》。

    演出结束,萧飞等人都没回酒店,收拾好就直奔机场,下一站南京。

    提前上那边去等着相声新势力。

    德芸社一行人前往机场的同时,相声新势力的大队人马,也已经到了洛阳。

    这会儿正在酒店休息呢。

    虽然没派人去看德芸社的演出,可是,也知道了,萧飞和李京这次巡演的第一站,三千多张票,全都卖光了。

    他们呢?

    第一站选的是个一千多人的剧场,票挂在网上买了半个月,最后才卖了不到九成,最后剩下点儿票,还是曲协的江老师联系洛阳当地的一个朋友,给送了出去。

    这次带队过来的人是薛林,他不用登台,只需要负责组织协调工作就行了。

    此刻正闷在屋里给他的师父牛老师打电话呢。

    「师父,真要是像有些人说的那样,萧飞完全按照咱们的演出路线走,还故意在咱们前面一天演出的话……」

    真要是那样,相声新势力可就难受了。

    每场演出都会被拿出来跟德芸社做比较,本来剧场就小,如果演出效果再比不过的话,可就要丢大脸了。

    牛老师现如今也在为这件事头疼,他怎么都没想到,德芸社会来这么一手。

    之前德芸社的官方微博宣布萧飞和李京的巡演计划时,谁也没聊到,人家会玩的这么绝。

    你去哪演,我就去哪演,还在你的前一天演,剧场也比你的剧场大。

    忒狠了啊!

    「现在不用去考虑德芸社,人家摆明了就是要给咱们下马威,告诉咱们,地盘是他们打下来的,想要来摘桃子,得先过了他们那一关。」

    不得不说,牛老师冷静下来的话,还是很聪明的,通过德芸社的一系列举动,已经猜出了对方的真实想法。

    「你再怎么跟我抱怨,我也没办法让德芸社停下不演了,做好咱们自己应该做的事,只要相声新势力的演出火了,其他的都可以不理。」

    打铁还需自身硬。

    这个道理,牛老师岂会不明白,他们现在分析的再多,这场擂台赛已经开始了,谁也没办法叫停。

    与其抱怨,不如在自家的演出上面多下功夫,只要相声新势力的演出同样能取得成功,到时候,就算是有人要对他们进行各种比较,他们大不了装聋作哑呗。

    可是,事情的发展会像牛老师想的那么顺利吗?

    转天的演出,从一开始,问题就出来了。

    相声新势力的演出,有好些观众昨天都看了德芸社的节目。

    开场就是王炸,萧飞的一段《西游记》直接就将现场气氛给点燃了。

    今天的演出呢?

    这说的都是什么玩意儿啊?

    倒不是说的不好,关键是已经有了比较。

    都是相声,可昨天开场,他们吃的是生猛海鲜,今天就端上来

    一碗疙瘩汤,连个鸡蛋都没舍得放,就想让观众一声不吭的吃下去?

    节目刚进行到一半,就有观众不耐烦了,开始起哄。

    人就是这样,好东西吃顺嘴了,再让他们吃糠咽菜,谁也不愿意啊!

    萧飞为什么非要把演出的时间定在相声新势力每一场的前一天,为的就是这个。

    让观众自己在心里有一个比较,谁也不是傻子,好赖还能分不清?

    上场门这边,曹芸伟和何金看着下面的观众起哄,脸色也是越来越黑。

    他们都知道,这就是萧飞想要的结果,现在他们都掉里头了,想爬都爬不出去,不光今天,往后每一场演出,怕是都会演变成现在这个局面。

    越往后,演出的气氛就越是不对劲儿,昨天还特别捧相声的观众,今天直接变了一副模样,给人的感觉今天根本就不是花钱买票进来听相声的,就是为了过来捣乱。

    一直到何金和王月波作为压轴登场,俩人也是使尽了浑身解数,才总算是把越发躁动的观众给压了下去。

    最后曹芸伟和刘芸毅攒底的节目,效果还算不错,但是照比昨天,还是差得远了。

    等到返厂的时候,问题又出来了,相声新势力规定了,返场最多三个,说完三个演出就得结束。

    可是当曹芸伟和刘芸毅下场的时候,观众们却不干了。

    德芸社昨天端上来的满汉全席,还一直让他们吃到了十二点以后,相声新势力这边就一个定时自助,还不让他们吃痛快了。

    「不许走!接着演!」

    「回来!」

    往常德芸社演出结束之后,也有观众这么演,那是因为舍不得,想要多听一点儿,可今天观众们的情绪明显不是这样的。

    老子的票钱还没听回来呢,你们就要走?

    什么玩意儿啊!

    「薛老师?」

    曹芸伟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看向了薛林,他是这次带队的,这种事只能他来拿主意。

    薛林此刻是有苦说不出,看着越发躁动的观众,最后下了一个昏头的决定。

    落幕!

    走人!

亲,点击进去,给个好评呗,分数越高更新越快,据说给香书小说打满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https://wap.i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